男装特点|海南少数民族服饰|海南民族服饰批发|海南黎族服饰|海南苗族服饰|三亚手工刺绣|三亚刺绣图案|三亚酒店员工制服定制|三亚黎响服饰开发有限公司
 
 男装特点
 

黎族男子服饰特点  不同地区的服饰差异


 黎族男子一般穿对襟无领的上衣和长裤,缠头巾插雉翎。妇女穿黑色圆领贯头衣,配以诸多饰物,领口用白绿两色珠串连成三条套边,袖口和下摆以花纹装饰,前后身用小珠串成彩色图案。下穿紧身超短筒裙。有些身着黑、蓝色平领上衣,袖口上绣白色花纹,后背有一道横条花纹,下着色彩艳丽的花筒裙,裙子的合口褶设在前面,盛装时头插银钗,颈戴银链、银项圈,胸挂珠铃,手戴银圈。头系黑布头巾。
男子服饰,主要由上衣、腰布和红、黑头巾组成。男子上衣开胸、无钮、无扣,仅有一条绳子绑住。衣的背后下部边缘多有无边穗。“丁”字形的腰布过去称为“包卵布”,古称“犊鼻裤”。犊鼻裤过去多是素织,少量织有花纹、花边和刺绣。犊鼻裤有些地方绣上简单的花纹图案,有些地方则是没有任何的花纹。另一种下服为开衩裙子,这种裙子没有任何花纹图案的裙子,主要聚居在昌化江流域的美孚方言男子所穿。裙子式样,上窄下宽,用绳子绑腰。其他地方都没有这种服饰。所有的男子服饰早已变化了,只有在极偏僻的地方,才能偶见这种旧时代的服饰。
黎族男子装束与服饰,虽因居住地域环境以及生活习惯和语言的差异而各不相同,但不如妇女服饰那样类型繁杂,内容丰富,图案精致。男子装束和上衣差别不太大,而下服就有明显的地区差别。
哈方言男子
哈方言男子传统的发式为长发,有结髻于额前似角形状。这种发式与四川、云南、贵州彝族男子的发式相似,但比彝族男子所打扮的还要复杂。哈方言男子的发式是经两耳上通过头顶弓形梳成前后两部分,把头颅前面的一半头发卷成束,把头颅后面的头发和前面的另一缕缠在一起,然后与前卷成束的头发在额上(稍偏右)结成有角的形状似的髻。哈方言男子很重视梳理头发,不论在任何时候,都在髻上插着小木梳,乐东头塘一带操罗活土语的男子结长而尖的髻发于额前,常插木梳一把和一至两根剌猬毛。并缠上两边绣花的黑头巾。哈方言男子固有的服饰是腰布和上衣。
腰布,又称丁字裤或犊鼻裤。有些地方称为吊铲。这种是由上端的梯形布和下端的长方形布构成,两块布都是木棉布或野生麻粗布,梯形布上沿裁成腰围的长度或稍微长一些,围在腰上并盖到臀部中间。腰布下端布条的长度,要根据穿者身材而定。男子下端布是由后到前夹在两腿之间。腰布在不同土语中也有不同的裁法,但多数腰布都没有任何装饰。罗活、抱怀在腰布前面下端的布条绣有小小的波纹和几何图案。这种腰布往往用蓝色棉或麻线在宽5厘米左右的边上绣有十字型纹样。姑娘喜欢刺绣这种图案,送给自己的男朋友,代表忠贞的爱情。
男子上衣开胸无钮,有长袖和短袖两种。上衣都是用两块长布条构成两侧缝着衣袖。背面是中间开襟,上衣不用钮扣,也不缝领。领口常常缝着蓝色的花边,同时在缝合处及衣领上用白色棉线绣有十字纹样。哈方言男子上衣有时完全没有袖,一般虽有袖,但都很短。上衣下面常垂着8~12厘米的流苏做为装饰。上衣是以很精粗的浅红色或灰色的野生麻纤维织制而成。男子没有外出时,经常穿木屐。木屐制作比较简单,是在一块木板下面钉着二块高7厘米左右的牙齿,并在前端挂着简单的皮带即可。若生病时请道公或者娘母做鬼,病愈后在颈项及手腕上系红或黑蓝线一圈,有些在脖子上还挂上一些狗牙做为避邪的护身符。
除此之外,哈方言还有奥雅服、峒长服、勇士服等。勇士服称为军装,一种蓝色棉布的汉式无袖上衣,裤子和有红带子的蓝色绑腿。上衣有护眉,并以两条汉式的带子扎着,是仿照汉族古代军装而制作的。胸挂前面,交叉缝着四块棉布条,下面三条从上到下缝线,由此把布条分成四至六个格,主要用来装放弹药,有时也在胸挂的里面缝一块蓝棉布做大口袋。胸挂的边和前面的红布条一样,缝着蓝色或白色花边,戴胸挂的皮带或绳子上缝着两个黑色和四个白色小玻璃珠交替串成的玻璃珠链。这些链子比背带长,约20厘米左右,下垂到胸前。哈方言勇士经常卷着蓝色的大头巾,有时在头巾上还戴有特别大的军帽,有时不卷头巾,而只戴军帽。这种军帽用稻杆编织而成,它的圆形顶部是小而矮。帽沿很阔而有点弯曲,顶部和帽沿用蓝棉布镶边,并缝在顶部下端的两条绳子紧紧扣在头上。
杞方言男子
杞方言受汉文化影响比较早,服饰汉化程度较深。男子装束,主要是把头发从两侧前后卷起来做成髻,它比其他方言男子卷的细致,而且在额前挽髻。五指山以南插一个铁质发簪固定结髻,五指山以北用细绳子扎起发髻,还常常在头上插着小梳子。男子帽子同其它方言的做法和使用不同,它由一张称为“卡里腰达”椰子叶制作而成。男子常缠有蓝色的大头巾,也有红色或者蓝与红两色。在五指山以南的杞方言男子,由于清朝后期受到汉族的影响,开始留辫子,平时垂辫于背,干活时盘绕在头顶。辛亥革命后,总管王维昌(王昭夷的父亲)拥护孙中山的三民主义,积极反清。这一带的黎族全面禁止留辫子,一律剪发“剃头”,故杞方言又有“剃头黎”之称。若生病、恶梦或遇到不正常的现象,要请道公、娘母来进行作法。作完后,把娘母给的红线或黑线串上铜钱挂在脖子上作护身符。
男子服饰由腰布和上衣构成,但并不经常穿上衣。杞方言的腰布是由海岛棉或野生麻等纤维粗布制成。杞方言黎语称为“缏”,裁剪很简单,由前后重叠的两条同样的布构成,而每条布分上下两块布片合缝起来,上布片是菱形的,而菱形的下部是根据人腰部大小而异。底边一侧缝着另一块方形布片,方形的长边同菱形的布片缝在一起,短边是20~25厘米,而菱形那一部分的衣边在它约一半的地方缝合,缝合的底边全长正好贴在身体周围,腰布的前后两片相扎在一起。这样腰部和大腿的前后部掩盖到膝头上。
男上衣没有领子,没有袖,也没有钮扣,仅有一条小绳子系着,多是敞开前胸。上衣为自然色彩,灰色较多。裁剪也是非常简单,就是把两块布料横叠并排着,按身材进行剪裁。剪裁后将两条布的一侧缝在一起构成背部。不缝合的一侧构成上衣的前侧,前侧圆形领口缝着棉布花边,上衣没有任何花边。只是在衣脚下边扎上较多的穗子。杞方言上衣有两种,一种有袖,一种没有袖。
润方言男子
润方言男子装束特点是男子留发结髻于脑后。头上缠着红色或蓝色头巾。但结婚时或者参加盛会活动,男子留发结髻不再结于脑后,而是结髻在头顶上,并用红丝线捆紧,然后直插或者横插一根自制并刻有花纹图案的骨雕作发簪,或用从汉族商人那里买来的铜制发簪。除此以外,还在结髻后面插上一把自制的梳子。
润方言男子与其他方言男子装束不同之处是用两块头巾来包头,第一条是用红而阔的头巾缠在里面一层。第二条是用深色又较窄的头巾缠在外面。最后再捆一条织有蓝色花纹的小花缏。这样红与蓝相互衬托,色彩反差而又调和,美观大方。男子服饰主要是由丁字裤和上衣组成,润方言男子的丁字裤较简单,规格不大,仅能掩盖羞处的局部。把垂在前面的带子缠在腰间,有些地方用带子将丁字裤从下往后拉紧,系于后腰间。还有一种丁字裤是用各种有花纹图案的布垫做成的。两端用线串上珠子或铜钱做穗子,扎在腰间,走路或摆动时叮当作响。
男子腰带是用比较粗的布料做成的,其中比较多的是织有色彩简单的几何纹。腰带的两端有各式各样的花纹做边饰,而且还用各种色彩的丝线做成穗子。穗子里面还带有白色的珠子。杞方言男子丁字裤是多种多样的,如同腰带的两端一样,缝有边饰和丝线的穗子。而有些地方只饰着白珠子和开孔钱,并把饰有铜钱的丁字裤围在腰上,行走和摆动时,就会发出响声。所以这种丁字裤以前受当地人的喜爱
润方言男子服饰由于受汉族影响较早,故上衣多穿汉式衣服,或者已经变化的汉式上衣。但在祭祀时,所穿上衣并非是汉式的,而是汉服基础上加以改造成为黎族特色的刺绣上衣。这种刺绣一般来说不是直接绣,而是从汉商那里买来的衣服上加以剌绣,即将原来布料用各种色线刺绣在小块棉布上面,多见蓝色布,然后缝到上衣的背部或口袋上作装饰。
润方言兵士(也叫勇士)服,头部戴麦杆做成的帽子及青色的头巾。身上还穿着装弹药用的青色胸挂。这种胸挂是模仿汉族的胸挂制作而成。这种胸挂从头套在脖子上,下头围在身上。然后用带子扎过来,胸挂横向缝着三条红色的小布条与底下垂直交合,在该处缝成装弹药盒口袋。
赛方言男子
汉化较早,赛方言男子装束比较简单,过去把发髻置于额前,但不插发梳。一般到了冬天才用黑色布或深蓝布巾缠在头上。下穿长不过膝的吊裙。吊裙织有黑色或青色的几何形花纹图案。上衣是用棉或麻纤维织成的粗布料,长袖开胸,无领,无扣,胸前仅用一对小绳代替钮扣。后因为这种服饰做起来费时,靠近汉区买布容易,所以渐渐以汉装所代替。
美孚方言男子
美孚方言男子的装束与润方言一样,把长发挽在脑后,不同之处仅发髻在脑后稍微高一点,而且把发簪插入发髻里,但往往要插一根豪猪刺,也有用单针形的骨片插在髻里。骨片雕刻简单的几何形图案,并涂上黑色。美孚男子髻后,是用白色或蓝色头布扎着,盛装头巾是在边沿加以刺绣简单花纹图案,但有时候也可以用白布代替头巾使用。男子有时戴棕榈叶的帽子,这种帽子是采用大蒲葵叶编成,然后再用竹片来加固,结实耐用。
美孚方言黎族男子服饰,同其各方言黎族男子的服饰相比都有很大的差别。美孚方言男子服饰主要是用海岛棉和麻纤维粗布制作而成,色彩有深蓝色。美孚男子的下服与其他方言不同的是,没有围腰的丁字裤,而是一种由两条方形的深蓝色的粗布裁剪成的。同时,这两条布上端缝着5厘米的白色粗棉布,并连着带子,这两条布有18厘米左右是互相叠起来的,一条长线紧扎在腰间,没扎的一侧是叠着的,穿戴时仅仅从腰部伸到膝盖。这与杞方言所穿的“缏”(腰布)有明显区别的地方。男子最喜欢把烟袋吊在腰上。
男子上衣和女子上衣的裁法是一样的,这种裁法很特殊,由两条相同方形布构成以遮住上身的前后两侧,这两条布是在背面的正中间从上到下缝一起,两侧胁处缝到18厘米,上面缝着16厘米宽的袖口,下端有19厘米左右的裂口,衣领是以宽16厘米左右的窄长布裁成,袖边及上衣领前下面以暗褐色棉布连成,上衣无领,仅有一颗布钮,有时连一个钮扣都没有。


 
男装特点

黎族男子服饰特点  不同地区的服饰差异


 黎族男子一般穿对襟无领的上衣和长裤,缠头巾插雉翎。妇女穿黑色圆领贯头衣,配以诸多饰物,领口用白绿两色珠串连成三条套边,袖口和下摆以花纹装饰,前后身用小珠串成彩色图案。下穿紧身超短筒裙。有些身着黑、蓝色平领上衣,袖口上绣白色花纹,后背有一道横条花纹,下着色彩艳丽的花筒裙,裙子的合口褶设在前面,盛装时头插银钗,颈戴银链、银项圈,胸挂珠铃,手戴银圈。头系黑布头巾。
男子服饰,主要由上衣、腰布和红、黑头巾组成。男子上衣开胸、无钮、无扣,仅有一条绳子绑住。衣的背后下部边缘多有无边穗。“丁”字形的腰布过去称为“包卵布”,古称“犊鼻裤”。犊鼻裤过去多是素织,少量织有花纹、花边和刺绣。犊鼻裤有些地方绣上简单的花纹图案,有些地方则是没有任何的花纹。另一种下服为开衩裙子,这种裙子没有任何花纹图案的裙子,主要聚居在昌化江流域的美孚方言男子所穿。裙子式样,上窄下宽,用绳子绑腰。其他地方都没有这种服饰。所有的男子服饰早已变化了,只有在极偏僻的地方,才能偶见这种旧时代的服饰。
黎族男子装束与服饰,虽因居住地域环境以及生活习惯和语言的差异而各不相同,但不如妇女服饰那样类型繁杂,内容丰富,图案精致。男子装束和上衣差别不太大,而下服就有明显的地区差别。
哈方言男子
哈方言男子传统的发式为长发,有结髻于额前似角形状。这种发式与四川、云南、贵州彝族男子的发式相似,但比彝族男子所打扮的还要复杂。哈方言男子的发式是经两耳上通过头顶弓形梳成前后两部分,把头颅前面的一半头发卷成束,把头颅后面的头发和前面的另一缕缠在一起,然后与前卷成束的头发在额上(稍偏右)结成有角的形状似的髻。哈方言男子很重视梳理头发,不论在任何时候,都在髻上插着小木梳,乐东头塘一带操罗活土语的男子结长而尖的髻发于额前,常插木梳一把和一至两根剌猬毛。并缠上两边绣花的黑头巾。哈方言男子固有的服饰是腰布和上衣。
腰布,又称丁字裤或犊鼻裤。有些地方称为吊铲。这种是由上端的梯形布和下端的长方形布构成,两块布都是木棉布或野生麻粗布,梯形布上沿裁成腰围的长度或稍微长一些,围在腰上并盖到臀部中间。腰布下端布条的长度,要根据穿者身材而定。男子下端布是由后到前夹在两腿之间。腰布在不同土语中也有不同的裁法,但多数腰布都没有任何装饰。罗活、抱怀在腰布前面下端的布条绣有小小的波纹和几何图案。这种腰布往往用蓝色棉或麻线在宽5厘米左右的边上绣有十字型纹样。姑娘喜欢刺绣这种图案,送给自己的男朋友,代表忠贞的爱情。
男子上衣开胸无钮,有长袖和短袖两种。上衣都是用两块长布条构成两侧缝着衣袖。背面是中间开襟,上衣不用钮扣,也不缝领。领口常常缝着蓝色的花边,同时在缝合处及衣领上用白色棉线绣有十字纹样。哈方言男子上衣有时完全没有袖,一般虽有袖,但都很短。上衣下面常垂着8~12厘米的流苏做为装饰。上衣是以很精粗的浅红色或灰色的野生麻纤维织制而成。男子没有外出时,经常穿木屐。木屐制作比较简单,是在一块木板下面钉着二块高7厘米左右的牙齿,并在前端挂着简单的皮带即可。若生病时请道公或者娘母做鬼,病愈后在颈项及手腕上系红或黑蓝线一圈,有些在脖子上还挂上一些狗牙做为避邪的护身符。
除此之外,哈方言还有奥雅服、峒长服、勇士服等。勇士服称为军装,一种蓝色棉布的汉式无袖上衣,裤子和有红带子的蓝色绑腿。上衣有护眉,并以两条汉式的带子扎着,是仿照汉族古代军装而制作的。胸挂前面,交叉缝着四块棉布条,下面三条从上到下缝线,由此把布条分成四至六个格,主要用来装放弹药,有时也在胸挂的里面缝一块蓝棉布做大口袋。胸挂的边和前面的红布条一样,缝着蓝色或白色花边,戴胸挂的皮带或绳子上缝着两个黑色和四个白色小玻璃珠交替串成的玻璃珠链。这些链子比背带长,约20厘米左右,下垂到胸前。哈方言勇士经常卷着蓝色的大头巾,有时在头巾上还戴有特别大的军帽,有时不卷头巾,而只戴军帽。这种军帽用稻杆编织而成,它的圆形顶部是小而矮。帽沿很阔而有点弯曲,顶部和帽沿用蓝棉布镶边,并缝在顶部下端的两条绳子紧紧扣在头上。
杞方言男子
杞方言受汉文化影响比较早,服饰汉化程度较深。男子装束,主要是把头发从两侧前后卷起来做成髻,它比其他方言男子卷的细致,而且在额前挽髻。五指山以南插一个铁质发簪固定结髻,五指山以北用细绳子扎起发髻,还常常在头上插着小梳子。男子帽子同其它方言的做法和使用不同,它由一张称为“卡里腰达”椰子叶制作而成。男子常缠有蓝色的大头巾,也有红色或者蓝与红两色。在五指山以南的杞方言男子,由于清朝后期受到汉族的影响,开始留辫子,平时垂辫于背,干活时盘绕在头顶。辛亥革命后,总管王维昌(王昭夷的父亲)拥护孙中山的三民主义,积极反清。这一带的黎族全面禁止留辫子,一律剪发“剃头”,故杞方言又有“剃头黎”之称。若生病、恶梦或遇到不正常的现象,要请道公、娘母来进行作法。作完后,把娘母给的红线或黑线串上铜钱挂在脖子上作护身符。
男子服饰由腰布和上衣构成,但并不经常穿上衣。杞方言的腰布是由海岛棉或野生麻等纤维粗布制成。杞方言黎语称为“缏”,裁剪很简单,由前后重叠的两条同样的布构成,而每条布分上下两块布片合缝起来,上布片是菱形的,而菱形的下部是根据人腰部大小而异。底边一侧缝着另一块方形布片,方形的长边同菱形的布片缝在一起,短边是20~25厘米,而菱形那一部分的衣边在它约一半的地方缝合,缝合的底边全长正好贴在身体周围,腰布的前后两片相扎在一起。这样腰部和大腿的前后部掩盖到膝头上。
男上衣没有领子,没有袖,也没有钮扣,仅有一条小绳子系着,多是敞开前胸。上衣为自然色彩,灰色较多。裁剪也是非常简单,就是把两块布料横叠并排着,按身材进行剪裁。剪裁后将两条布的一侧缝在一起构成背部。不缝合的一侧构成上衣的前侧,前侧圆形领口缝着棉布花边,上衣没有任何花边。只是在衣脚下边扎上较多的穗子。杞方言上衣有两种,一种有袖,一种没有袖。
润方言男子
润方言男子装束特点是男子留发结髻于脑后。头上缠着红色或蓝色头巾。但结婚时或者参加盛会活动,男子留发结髻不再结于脑后,而是结髻在头顶上,并用红丝线捆紧,然后直插或者横插一根自制并刻有花纹图案的骨雕作发簪,或用从汉族商人那里买来的铜制发簪。除此以外,还在结髻后面插上一把自制的梳子。
润方言男子与其他方言男子装束不同之处是用两块头巾来包头,第一条是用红而阔的头巾缠在里面一层。第二条是用深色又较窄的头巾缠在外面。最后再捆一条织有蓝色花纹的小花缏。这样红与蓝相互衬托,色彩反差而又调和,美观大方。男子服饰主要是由丁字裤和上衣组成,润方言男子的丁字裤较简单,规格不大,仅能掩盖羞处的局部。把垂在前面的带子缠在腰间,有些地方用带子将丁字裤从下往后拉紧,系于后腰间。还有一种丁字裤是用各种有花纹图案的布垫做成的。两端用线串上珠子或铜钱做穗子,扎在腰间,走路或摆动时叮当作响。
男子腰带是用比较粗的布料做成的,其中比较多的是织有色彩简单的几何纹。腰带的两端有各式各样的花纹做边饰,而且还用各种色彩的丝线做成穗子。穗子里面还带有白色的珠子。杞方言男子丁字裤是多种多样的,如同腰带的两端一样,缝有边饰和丝线的穗子。而有些地方只饰着白珠子和开孔钱,并把饰有铜钱的丁字裤围在腰上,行走和摆动时,就会发出响声。所以这种丁字裤以前受当地人的喜爱
润方言男子服饰由于受汉族影响较早,故上衣多穿汉式衣服,或者已经变化的汉式上衣。但在祭祀时,所穿上衣并非是汉式的,而是汉服基础上加以改造成为黎族特色的刺绣上衣。这种刺绣一般来说不是直接绣,而是从汉商那里买来的衣服上加以剌绣,即将原来布料用各种色线刺绣在小块棉布上面,多见蓝色布,然后缝到上衣的背部或口袋上作装饰。
润方言兵士(也叫勇士)服,头部戴麦杆做成的帽子及青色的头巾。身上还穿着装弹药用的青色胸挂。这种胸挂是模仿汉族的胸挂制作而成。这种胸挂从头套在脖子上,下头围在身上。然后用带子扎过来,胸挂横向缝着三条红色的小布条与底下垂直交合,在该处缝成装弹药盒口袋。
赛方言男子
汉化较早,赛方言男子装束比较简单,过去把发髻置于额前,但不插发梳。一般到了冬天才用黑色布或深蓝布巾缠在头上。下穿长不过膝的吊裙。吊裙织有黑色或青色的几何形花纹图案。上衣是用棉或麻纤维织成的粗布料,长袖开胸,无领,无扣,胸前仅用一对小绳代替钮扣。后因为这种服饰做起来费时,靠近汉区买布容易,所以渐渐以汉装所代替。
美孚方言男子
美孚方言男子的装束与润方言一样,把长发挽在脑后,不同之处仅发髻在脑后稍微高一点,而且把发簪插入发髻里,但往往要插一根豪猪刺,也有用单针形的骨片插在髻里。骨片雕刻简单的几何形图案,并涂上黑色。美孚男子髻后,是用白色或蓝色头布扎着,盛装头巾是在边沿加以刺绣简单花纹图案,但有时候也可以用白布代替头巾使用。男子有时戴棕榈叶的帽子,这种帽子是采用大蒲葵叶编成,然后再用竹片来加固,结实耐用。
美孚方言黎族男子服饰,同其各方言黎族男子的服饰相比都有很大的差别。美孚方言男子服饰主要是用海岛棉和麻纤维粗布制作而成,色彩有深蓝色。美孚男子的下服与其他方言不同的是,没有围腰的丁字裤,而是一种由两条方形的深蓝色的粗布裁剪成的。同时,这两条布上端缝着5厘米的白色粗棉布,并连着带子,这两条布有18厘米左右是互相叠起来的,一条长线紧扎在腰间,没扎的一侧是叠着的,穿戴时仅仅从腰部伸到膝盖。这与杞方言所穿的“缏”(腰布)有明显区别的地方。男子最喜欢把烟袋吊在腰上。
男子上衣和女子上衣的裁法是一样的,这种裁法很特殊,由两条相同方形布构成以遮住上身的前后两侧,这两条布是在背面的正中间从上到下缝一起,两侧胁处缝到18厘米,上面缝着16厘米宽的袖口,下端有19厘米左右的裂口,衣领是以宽16厘米左右的窄长布裁成,袖边及上衣领前下面以暗褐色棉布连成,上衣无领,仅有一颗布钮,有时连一个钮扣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