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案特点|海南少数民族服饰|海南民族服饰批发|海南黎族服饰|海南苗族服饰|三亚手工刺绣|三亚刺绣图案|三亚酒店员工制服定制|三亚黎响服饰开发有限公司
 
 图案特点
 

   黎族织锦图案除了某些共同点外,各地区的服饰图案纹样有很大差异,各自有其艺术特色,形成丰富多彩的黎锦艺术作品。


   从某种意义上说,服饰图案是各方言的标识符号。由于各方言受环境、生活习俗、文化、经济和教育等方面因素的影响,使各方言的织锦图案,反映出社会生产、文化生活、爱情婚姻、宗教信仰的活动以及传说中吉祥物或美好形象物等。妇女始终是把人的活动以及动物、植物、自然景物和人们心目中较为定型化的物象作为织锦图案的主题,由此形成织锦图案的艺术和特点。


   织锦图案可分为两大类:一类主要集中反映在妇女服饰上的各种花纹图案,图案多以人形纹、动物纹、植物纹、生产工具纹以及利用直线、平行线、三角形、菱形等多种几何形的纹样。这些反映在妇女服饰上的图案纹样都是抽象的,内容丰富,色彩美观。另一类是反映在龙被、织锦壁挂、织锦挂包以及各种装饰物品上的图案。图案多以吉祥物体为主,比如,人形纹、龙纹、凤纹、鹿纹、蝴蝶纹、青蛙纹、白鸽纹和花卉、树木、青草以及自然界的雷、电、日、月、水、火等。这些图案都是采用抽象和具体的表现手法反映在织锦图案之上。


   反映织物上的图案共有160多种,归纳起来,可分为6种类型纹样。第一类是人形纹;第二类是动物纹;第三类是植物纹;第四类是日常生活生产工具纹;第五类是直线、平行线、曲线、方形、菱形、三角形等组成的几何纹样;第六类是汉文字所组成的花纹图案,其中,第一类、第二类、第三类是黎族妇女最常用的图案。


   黎族织锦图案构图,主要是由母体图案组成。通常是母体图案占幅面积大而且是中心位置,子体图案只作陪衬,位置也不太明显,这样结构严整,主次分明,有松有紧,有粗有细。一般来说,母体图案多以人纹为主,其他动物、植物以及其他纹样是在子体图案之中,这就充分说明黎族妇女在构图方面重人轻物的主要特征,体现了黎族人民对祖先崇拜的表现形式。


   黎族织锦图案的色彩主要表现在服饰图案上,多以黑色或者深蓝色为基本色调,以红、黄、绿、白相间,紫、棕、粉红、咖啡为辅助色,有深色也有浅色,有对比色彩也有调和色彩。


   黎族织锦图案的工艺制作。主要以纺、织、染、绣四大工艺组成,纺包括错纱、配色、综线、攀花等;织是指用踞腰织机采用道经断纬的纺织方法织出各种花纹图案,利用纬线色彩的变化使得图案丰富多彩;染主要是指纹纱染线,包括美孚方言妇女在白色经线上扎结成所需的花纹,再染成黑白斑花的经线,然后用彩色纬线编织出可织成色泽斑斓的筒裙图案;绣是指黎族妇女用彩色线在棉、麻等布料上所刺绣出来的各种图案,织锦图案编织完成后,再补绣加工提高图案效果,一般主体图案都是刺绣的,在图案中间的若干局部都是需要刺绣来完成。织锦刺绣有单面刺绣和双面刺绣,而润方言妇女上衣的黎族双面绣最为著名,所有织和绣的黎锦都是黎族织锦中的精品。


   哈方言妇女织锦图案  多以人形纹、动物纹为主,植物纹、生产工具纹以及自然界的各种纹样为辅。哈方言妇女织锦的主要特点是:造型生动,构图饱满,色彩浓烈,内容丰富,概括性强。比如“婚礼图”、“收获祭祀图”、“鱼猎农耕图”等。“婚礼图”主要流行在乐东、三亚、东方等市县,是典型的哈方言人形纹样,将黎族婚娶礼仪中的迎亲、送亲以及送彩礼和拜堂等活动场面反映在筒裙上,形成一幅精美的图案。


   杞方言妇女织锦图案  主要以平视体的组织表现形式,其特点是夸张变形、构图大胆、色彩多样、图案复杂,在花纹图案上多以描绘人的神态,比如舞蹈、生产、生活、婚嫁等,以此来表示岁岁平安,人丁兴旺。由于杞方言妇女的筒裙花纹图案比较多,而又较为复杂,为了突出筒裙中的主要花纹,在图案沿织边补充刺绣上亮度比较好的色线来提高图案效果,故称为“牵”。杞方言图案“狩猎纹”主要是反映黎族集体打猎归来的喜悦场面,并以此来描绘猎户人家在家里都挂着一定数量野兽的下颌骨,表示主人是打猎能手,精明的猎人是机智勇敢的象征,在黎族人民中享有较高的荣誉,并获得众人的尊敬。 乐东黎族服饰


   润方言妇女织锦图案  主要以人形纹、龙纹、鸽纹为主,其他动物纹、植物纹以及花卉纹为辅。它除了筒裙织制有丰富多彩的花纹图案外,上衣的图案最为普遍,一般以白布做底,然后绣上红、黄、黑色做垂直线,把黎锦图案重发现、重创造、追求情趣的特色,表现得淋漓尽致。它不仅仅是追求形的酷似,而且色调和谐,对比鲜明,线条清楚。人们在欣赏和使用它的同时,自然会产生美的联想。龙纹图案,在润方言妇女服饰上比较多,说明黎族人民把龙当作图腾崇拜。在黎族民间传颂着的龙,不仅能呼风唤雨,而且善良、勇敢、热爱人间生活。有民间传说:有一年出现罕见的大旱,大地干裂,是龙帮助黎民百姓呼风唤雨种下山栏稻并获丰收。


   赛方言织锦图案  多是织绣人形纹、青蛙纹,它主要织在裙身带和裙尾部位,除了织地有自己特色的花纹图案外,还嵌入云母片、河蚌壳及羽毛,以示平安、吉祥如意。有些地方,整条筒裙织有米粒纹、藤子纹、波浪纹等。“青蛙纹”在赛方言筒裙上较为普遍。在黎族人民传统的观念里,青蛙表示母爱和用于“辟疫”。


   美孚方言妇女所织图案  有人纹、鹿纹、蜜蜂纹、鸟纹和汉字花纹,而波浪纹、水波纹、曲线纹为最多。美孚方言图案主要集中在筒裙上,整条除裙花外全部都是扎结染图案,图案因浸染而相互渗透,形成深浅不一,且带有无等级的色彩,色彩斑谰。“鹿纹图”在筒裙上较为常见,鹿在黎族人民的心目中为吉祥之物,在神话故事和民间传说中,鹿是善良美好的象征。(海南日报)






 
图案特点

   黎族织锦图案除了某些共同点外,各地区的服饰图案纹样有很大差异,各自有其艺术特色,形成丰富多彩的黎锦艺术作品。


   从某种意义上说,服饰图案是各方言的标识符号。由于各方言受环境、生活习俗、文化、经济和教育等方面因素的影响,使各方言的织锦图案,反映出社会生产、文化生活、爱情婚姻、宗教信仰的活动以及传说中吉祥物或美好形象物等。妇女始终是把人的活动以及动物、植物、自然景物和人们心目中较为定型化的物象作为织锦图案的主题,由此形成织锦图案的艺术和特点。


   织锦图案可分为两大类:一类主要集中反映在妇女服饰上的各种花纹图案,图案多以人形纹、动物纹、植物纹、生产工具纹以及利用直线、平行线、三角形、菱形等多种几何形的纹样。这些反映在妇女服饰上的图案纹样都是抽象的,内容丰富,色彩美观。另一类是反映在龙被、织锦壁挂、织锦挂包以及各种装饰物品上的图案。图案多以吉祥物体为主,比如,人形纹、龙纹、凤纹、鹿纹、蝴蝶纹、青蛙纹、白鸽纹和花卉、树木、青草以及自然界的雷、电、日、月、水、火等。这些图案都是采用抽象和具体的表现手法反映在织锦图案之上。


   反映织物上的图案共有160多种,归纳起来,可分为6种类型纹样。第一类是人形纹;第二类是动物纹;第三类是植物纹;第四类是日常生活生产工具纹;第五类是直线、平行线、曲线、方形、菱形、三角形等组成的几何纹样;第六类是汉文字所组成的花纹图案,其中,第一类、第二类、第三类是黎族妇女最常用的图案。


   黎族织锦图案构图,主要是由母体图案组成。通常是母体图案占幅面积大而且是中心位置,子体图案只作陪衬,位置也不太明显,这样结构严整,主次分明,有松有紧,有粗有细。一般来说,母体图案多以人纹为主,其他动物、植物以及其他纹样是在子体图案之中,这就充分说明黎族妇女在构图方面重人轻物的主要特征,体现了黎族人民对祖先崇拜的表现形式。


   黎族织锦图案的色彩主要表现在服饰图案上,多以黑色或者深蓝色为基本色调,以红、黄、绿、白相间,紫、棕、粉红、咖啡为辅助色,有深色也有浅色,有对比色彩也有调和色彩。


   黎族织锦图案的工艺制作。主要以纺、织、染、绣四大工艺组成,纺包括错纱、配色、综线、攀花等;织是指用踞腰织机采用道经断纬的纺织方法织出各种花纹图案,利用纬线色彩的变化使得图案丰富多彩;染主要是指纹纱染线,包括美孚方言妇女在白色经线上扎结成所需的花纹,再染成黑白斑花的经线,然后用彩色纬线编织出可织成色泽斑斓的筒裙图案;绣是指黎族妇女用彩色线在棉、麻等布料上所刺绣出来的各种图案,织锦图案编织完成后,再补绣加工提高图案效果,一般主体图案都是刺绣的,在图案中间的若干局部都是需要刺绣来完成。织锦刺绣有单面刺绣和双面刺绣,而润方言妇女上衣的黎族双面绣最为著名,所有织和绣的黎锦都是黎族织锦中的精品。


   哈方言妇女织锦图案  多以人形纹、动物纹为主,植物纹、生产工具纹以及自然界的各种纹样为辅。哈方言妇女织锦的主要特点是:造型生动,构图饱满,色彩浓烈,内容丰富,概括性强。比如“婚礼图”、“收获祭祀图”、“鱼猎农耕图”等。“婚礼图”主要流行在乐东、三亚、东方等市县,是典型的哈方言人形纹样,将黎族婚娶礼仪中的迎亲、送亲以及送彩礼和拜堂等活动场面反映在筒裙上,形成一幅精美的图案。


   杞方言妇女织锦图案  主要以平视体的组织表现形式,其特点是夸张变形、构图大胆、色彩多样、图案复杂,在花纹图案上多以描绘人的神态,比如舞蹈、生产、生活、婚嫁等,以此来表示岁岁平安,人丁兴旺。由于杞方言妇女的筒裙花纹图案比较多,而又较为复杂,为了突出筒裙中的主要花纹,在图案沿织边补充刺绣上亮度比较好的色线来提高图案效果,故称为“牵”。杞方言图案“狩猎纹”主要是反映黎族集体打猎归来的喜悦场面,并以此来描绘猎户人家在家里都挂着一定数量野兽的下颌骨,表示主人是打猎能手,精明的猎人是机智勇敢的象征,在黎族人民中享有较高的荣誉,并获得众人的尊敬。 乐东黎族服饰


   润方言妇女织锦图案  主要以人形纹、龙纹、鸽纹为主,其他动物纹、植物纹以及花卉纹为辅。它除了筒裙织制有丰富多彩的花纹图案外,上衣的图案最为普遍,一般以白布做底,然后绣上红、黄、黑色做垂直线,把黎锦图案重发现、重创造、追求情趣的特色,表现得淋漓尽致。它不仅仅是追求形的酷似,而且色调和谐,对比鲜明,线条清楚。人们在欣赏和使用它的同时,自然会产生美的联想。龙纹图案,在润方言妇女服饰上比较多,说明黎族人民把龙当作图腾崇拜。在黎族民间传颂着的龙,不仅能呼风唤雨,而且善良、勇敢、热爱人间生活。有民间传说:有一年出现罕见的大旱,大地干裂,是龙帮助黎民百姓呼风唤雨种下山栏稻并获丰收。


   赛方言织锦图案  多是织绣人形纹、青蛙纹,它主要织在裙身带和裙尾部位,除了织地有自己特色的花纹图案外,还嵌入云母片、河蚌壳及羽毛,以示平安、吉祥如意。有些地方,整条筒裙织有米粒纹、藤子纹、波浪纹等。“青蛙纹”在赛方言筒裙上较为普遍。在黎族人民传统的观念里,青蛙表示母爱和用于“辟疫”。


   美孚方言妇女所织图案  有人纹、鹿纹、蜜蜂纹、鸟纹和汉字花纹,而波浪纹、水波纹、曲线纹为最多。美孚方言图案主要集中在筒裙上,整条除裙花外全部都是扎结染图案,图案因浸染而相互渗透,形成深浅不一,且带有无等级的色彩,色彩斑谰。“鹿纹图”在筒裙上较为常见,鹿在黎族人民的心目中为吉祥之物,在神话故事和民间传说中,鹿是善良美好的象征。(海南日报)